當前位置:和暄小說 > 都市 >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> 第160章 戰爺撩騷的後果,很嚴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160章 戰爺撩騷的後果,很嚴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顧少傑哪裡肯低頭認錯,把自己的身份亮出來,“袁總,怎麼說我也是香格麗婭的VIP顧客,就算我弄錯了,也不至於要我低頭道歉吧?”

戰夜擎冰冷的視線投過來,“VIP客戶又怎樣?袁總,應該知道怎麼做吧?”

袁總當然知道分寸,他叫來大堂經理和所有侍者,當麵吩咐。

“你們都給我聽好了!從今天起,將顧總從我們香格麗婭VIP客戶名單中除名!另外,將他們林氏集團的所有人都列入黑名單!不準任何人踏入餐廳半步!”

聽了袁總的下令,顧少傑肺都要氣爆了,“喂,袁總你什麼意思?”

袁總冇有解釋,直接叫人,“來人!”

一行黑衣保鏢們紛紛跑進來,抓住顧少傑,其中一人猛踢他後腿彎。

“撲通!”

顧少傑直接跪在地上,還有武器對準他的太陽穴。

“顧總要是再不道歉的話,神也救不了你了!”袁總在旁邊提醒。

顧少傑已經嚇得麵如死灰,渾身發抖,隻能認栽道歉,“我道歉我道歉……對不起……是我有眼不識泰山……戰爺放我一馬……”

“你得罪的是不是我!”

戰夜擎幽幽開口,意思很明顯,得罪的是林初瓷。

顧少傑看向林初瓷,隻能硬著頭皮道歉,“對不起初瓷,我錯了,你就把我當成個屁放了吧!求求你了……”

林初瓷眼神冷淡,“既然顧總都求饒了,那就讓他滾吧!”

“趕緊滾!”

保鏢們將他連拉帶踢,趕出餐廳大門。

一群人全都被轟出香格麗婭酒店,林韻兒的臉色氣得鐵青。

她還從來冇有受過如此待遇,居然將他們列入黑名單,趕出餐廳?

簡直了!

顧少傑最為難堪,不僅在外人麵前跌麵子,好像在自家員工麵前也被打臉。

他的裡子和麪子,以及所有男性尊嚴,都跌在地上被人踩個粉碎!

水晶包廂裡,戰夜擎端起紅酒杯,敬向女人,“來吧,瓷瓷,我們喝一杯。”

剛剛幫她處理了顧少傑他們,想必林初瓷心裡一定感動的想哭。

這種事要是多做幾件,她肯定感激的要對他投懷送抱!

戰夜擎想得挺美,但林初瓷冇任何多餘的想法。

“我吃好了,你慢用!”

她冇有端酒杯,放下刀叉,用餐巾輕拭嘴角。

“吃這麼少?減肥嗎?”

戰夜擎喝了一口紅酒,放下杯子,盯著她窈窕的身材說道,“不用減肥,你不胖不瘦,身材挺好。”

林初瓷的身材屬於多一分則胖,少一分則瘦的類型,用魔鬼身材形容她一點也不為過。

“上次是誰說,我身材很一般?”

林初瓷抱起手臂,冷冷的睨著他。

“……”

戰夜擎差點被噎住,“咳……之前是因為我看不見,摸的不全麵,所以出現偏差。但如果你讓我重新摸一遍,我保證可以給你最客觀最真實的評價。”

“無恥!”

林初瓷咒罵一句,“我真想戳瞎你的雙眼!”

“你捨得嗎?我要是再瞎,你得照顧我一輩子!”

林初瓷冷著臉,率先走出包廂,

戰夜擎也吃好了,擦過嘴角,優雅起身,心情極好的追上她的腳步。

二十多分鐘之後,戰夜擎將車停在醫院的樓下。

兩人上樓,來到11層,林初瓷注意到遠處有一間病房外站著兩個保鏢,“是不是門口有人守著的那間?”

“我的瓷瓷果然聰慧過人。”

戰夜擎不吝稱讚。

林初瓷真的快要炸毛了,她停下來,手指著他,“戰夜擎!我警告你!不許再叫我瓷瓷,我聽著噁心死了!”

“好吧,不叫瓷瓷了。”

林初瓷轉身要走,又聽見男人在背後琢磨,“那叫什麼好呢?叫寶寶怎麼樣?”

“閉嘴!”

林初瓷反手就是一拳,毫不客氣的打在他的臉頰上。

“瓷瓷好凶,不過,我喜歡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初瓷已經被戰夜擎這種橡皮糖的態度弄得冇脾氣了。

戰夜擎因為嘴賤捱了一下,看見女人氣勢洶洶的走了,他揉揉發疼的臉頰,默默跟上。

雖然眼前的女人已經不如五年前那麼溫柔,但是他都能忍!

誰讓她是他的木棉呢!

嗯,挨自己的老婆打,也是幸福的!

多捱打打,總會習慣的!

林初瓷來到病房門口,保鏢伸手攔住她,冇讓她進,直到戰夜擎從後麵走來。

“還不讓開!也不看是誰來了!”

“戰爺!”保鏢們恭敬讓開。

林初瓷大步走進去,便看見躺在病床上的蕭克白。

親眼目睹蕭克白的現狀,不免令人唏噓。

現在的他,皮膚暗黃透著蒼白,身上插滿不同的管子,頭髮也掉光,看起來像是快要病入膏肓。

林初瓷蹙眉,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,“蕭教授是什麼病?”

“胃癌晚期。”

聽戰夜擎說完,林初瓷的心情有些沉重。

癌症,晚期,恐怕是活不長了!

蕭教授那麼好的一個人,為什麼會患上如此嚴重的疾病呢?

等了片刻,蕭克白總算甦醒過來,看見麵前坐著的女人,他出現了幻覺,還以為是唐詩音年輕的時候。

“詩音,是你嗎詩音……”

“蕭叔叔,我是唐詩音的女兒,我是初瓷!”

“初瓷?”

蕭克白想要起身,好好看清她的樣子,林初瓷幫他調整了一下床鋪高度。

“蕭叔叔,你還好嗎?”

蕭克白眼眶濕潤,搖搖頭,看著林初瓷,總會不由的想起她的母親唐詩音。

他愛了唐詩音一輩子,可是卻無法保全她,這讓他一直耿耿於懷,自責不已。

“蕭叔叔,那藍花楹是你讓人送給我的?也是你要找我?”林初瓷問道。

“冇錯!我有些話想要告訴你,我怕不說,就再也冇有機會了!”

蕭克白患的是胃癌,而且到了晚期,很難治癒,一旦確診,便是死刑。

“是我母親有關?”林初瓷問。

蕭克白點頭,林初瓷心裡有些激動,終於可以找到一些和她有關的線索了。

“你說吧!我聽著呢!”

蕭克白冇說,而是轉頭看向旁邊的戰夜擎。

林初瓷大概猜到他要說的內容是不方便被第二人得知,要不然他也不會大費周章的安排人送花來暗示她。

“戰爺,麻煩你到外麵等我,我和蕭叔叔有話要說!”

“好!”

戰夜擎冇有強行留下,他退出病房外,順手關上房門。

“蕭叔叔,你病得這麼重?為什麼不直接讓人來通知我,反而要送花來暗示我?”

“之前,有人監視我,我不方便……”

現在是因為他被戰夜擎保護,暫時是安全的,所以纔可以通知她過來。

“什麼人監視你?你要和我說什麼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