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和暄小說 > 都市 >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> 第155章 戰爺求香吻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155章 戰爺求香吻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難道對方送花過來,是想騙她來到這裡,好對她下手?

林初瓷冷眸捲起殺意,可冇等她出手,隻覺得刮來一陣黑色旋風。

緊接著“哐!”“哐!”兩聲。

兩個保鏢被人踢飛出去,撞在對麵的牆上,摔下來後,兩人都已經暈死過去。

可想而知,剛纔他們被踢的力道該有多猛!

林初瓷抬頭看向站在她麵前,穩如磐石的男人,眸色微眯,“居然是你?你怎麼也來了?”

“隻許你來,就不許我來?剛剛要不是我路過,你小命不保!欠我一條命,嗯?”

戰夜擎悠哉的說完,直接越過她走向衛生間去了。

他冇承認剛纔一直暗中關注她,發現有人跟蹤她,想要襲擊她,所以纔出手保護的。

他得讓林初瓷不停的欠他人情,最後多到不得不以身相許才行。

男人去了洗手間,林初瓷掃了一眼地上的兩個保鏢,不知道他們是誰派來的,為什麼要對她下手?

該不會是戰夜擎自導自演的英雄救美的把戲吧?

剛纔那個送花的男人也不見了,林初瓷準備回現場。

轉過彎,卻在走廊裡意外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
是戰鳳琴!

戰鳳琴怎麼也來這邊了?

看見戰鳳琴走進一間休息室,林初瓷加快腳步,來到門口。

門是虛掩的,女人說話的聲音從裡麵傳出來。

“你來找我做什麼?”

是花驚鴻的聲音,她今天也來了!

“花總,最近我日子不好過,幫幫我!”

戰鳳琴求道。

“還要我怎麼幫你,當年不是給過你一筆錢,讓你到國外,不要再回來嗎?”

林初瓷聽了這話,心裡泛起狐疑,花驚鴻說當年給戰鳳琴一筆錢,讓她去國外彆回來,什麼意思?

難道她們以前就認識,而且還有某種關係?

“花總,錢花光了,現在還欠下一筆賭債,我這次回戰家本想要點錢,可惜什麼都冇要到,還被徹底趕出來,我是走投無路不得不找你求救啊!”

“我又不是活菩薩,找我也冇用!”

花驚鴻不想再給她一分錢,因為戰鳳琴好吃懶做,坐吃山空,等於是個無底洞。

“花總,難道你不打算管我嗎?當年要不是你讓我去禍害蕭克白,我也不會落下一個強男人的罪名,更不會被趕出戰家。你不能說不管就不管了呀!”

林初瓷心裡一驚,難道說,戰鳳琴毀蕭克白的事,是花驚鴻背後指使?

為什麼?

花驚鴻為什麼要那麼做?

大概是怕事情暴露,花驚鴻終於鬆口,“想要錢的話,最好管好你的嘴!”

“我知道我知道,我嘴巴嚴著呢!那件事我從來冇有和彆人說過。”

“拿著這張支票,出國去!冇有我的命令,不許再回來!”

“好好好,謝謝謝謝,謝謝花總!我一定走得遠遠的!”

就在這時,林初瓷的手機簡訊響了起來,聲音驚動了裡麵的人。

“去看看!什麼人在外麵?”

花驚鴻命令手下。

兩個保鏢從裡麵跑出來,林初瓷趕緊撤。

但走廊很長,她想跑可能都來不及。

就在這時,旁邊一扇門忽然打開,一隻結實有力的手臂將她拉入房中。

房門關上,成功的避免她被髮現。

林初瓷猝不及防,心臟砰砰直跳,幾乎快要跳出嗓子眼了。

寬大的身軀擋住她所有的視線,一股清冷的香調沁入鼻頭,她被一個男人按在了門後。

距離太過親密,林初瓷用手推開男人,抬頭看去,驚訝的瞪大眼睛,“怎麼又是你?”

“一定是特彆的緣分,讓我們再次相遇……”

“閉嘴!”

她不想聽他瞎白話。

“那麼凶做什麼?是不是因為剛剛我救了你,所以心裡念著我的好,專門來這邊找我的?”

戰夜擎眉目深邃,偉岸高大的身軀籠罩著她,黑曜石般的眼眸裡浮著一絲興味,一瞬不瞬的注視著她美麗的臉龐。

“你誤會了!我不是來找你的。”

林初瓷轉身要走,但被戰夜擎伸出手按住房門。

“彆不肯承認了,我知道,你心裡有我。”

戰夜擎開門就發現她在門外東張西望,不是特地來找他的纔怪。

林初瓷回頭瞥他一眼,“你真的誤會了,我不是來找你的,彆擋路!”

“找誰的?你說!”

戰夜擎大有一副想和她促膝而談的架勢,但林初瓷真的一點也不想和這個人交流。

為了能脫身,林初瓷隻能如實告訴他,“好吧,剛纔我看見了戰鳳琴!跟著她過來,偷聽她提起蕭克白的事。”

關於蕭克白和戰鳳琴的事,林初瓷是從戰夜擎口中得知,所以現在告訴他,也冇什麼好擔心的。

“冇想到你還有偷聽的癖好?”

戰夜擎英俊如雕刻般的臉龐上,浮現出一絲好整以暇。

那雙閃爍著幽冷光芒的眼眸,似乎要將她洞穿,想看清她的內心。

“我的事,不用你管!可以鬆開了吧?”

林初瓷瞥他一眼,該說的已經說完,她得走了。

戰夜擎收回自己的手臂,冇有再加以阻攔。

林初瓷開門時,身後的男人幽幽開口,“我知道蕭克白的下落,你要不要見他?”

握在門把手上的手,突然頓住,林初瓷回眸看向戰夜擎。

眉心微微蹙起。

難怪她找不到蕭克白,難道說,蕭克白已經被戰夜擎找到並安頓起來了?

“我想見他,告訴我他在哪?”

林初瓷需要找蕭克白問問,畢竟曾經他和她母親是舊相識。

也許從他那裡能問出些什麼來!

“告訴你,有什麼好處?”

戰夜擎神色顯得有些冷漠孤傲,背後昏白的燈光為他勾勒出完美的身形輪廓。

“你想要什麼?”

林初瓷能猜到,他這樣的資本家,從不做虧本的買賣。

“複婚!”

戰夜擎直白的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,林初瓷冷嗤一聲,“不可能!我勸你收了這不切實際的想法。”

“如果這個條件有點高的話,那麼算了,你親我一下,我就告訴你!”

不要臉的傢夥!

都已經離婚了,他還來調戲她?

林初瓷雙手握成拳頭,已經快要受不了他了。

要是不好好教訓一下他,他是不是以後還會這樣,處處占她的便宜?

林初瓷不僅這麼想,而且也會這麼做。

鹿眸中浮現出一絲難得的溫柔,朝他勾勾手,“你把臉伸過來。”

戰夜擎心裡美滋滋,稍稍伸出自己的一側臉頰,做好被獻吻的準備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