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和暄小說 > 都市 >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> 第138章 誰是木棉?他要的答案呼之慾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138章 誰是木棉?他要的答案呼之慾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“愛上你?怎麼可能?”

戰夜擎語調都拔高兩度,倨傲的眼神睨她一下。

“我隻是想提醒你一下,1000萬是我幫你捐的,不過錢還冇付。你呢,要是肯求我的話,我可以幫你付了!”

其實已經付了,此時不過是想看女人向他低頭的樣子。

戰夜擎以為自己拿捏到女人的軟肋,等著她妥協。

但林初瓷是吃素的嗎?

她一把推開他,直接將酒杯裡的酒全都潑向男人。

“餵你……”

戰夜擎低頭看,那酒全都潑在他的西裝褲上,而且還是關鍵部位。

靠!

這個女人簡直作死吧!

狡猾的女人藉機逃走了,戰夜擎連酒會現場都無法進去,憋了一肚子的火氣。

下次彆讓他逮到她!

林初瓷冇回酒會,直接離開,戰夜擎也冇有再回酒會的必要,帶人返回戰家。

勞斯萊斯車隊停下來,戰夜擎下車,走向曇香居。

就在這時,白落雪按照她提前設計好的時間安排,抱著書本從一側跑了出來,剛好和戰夜擎撞在一起。

手裡的書本全都落在地上,白落雪也“啊”的驚叫一聲,摔坐在地。

戰夜擎低頭睨了一眼,見是家教老師冒出來,下意識的蹙眉。

“怎麼走路的?”

“對不起戰爺!我是急著要去找曜曜小少爺,很對不起,撞到了您!”

白落雪趕緊道歉,然後開始撿地上的書本。

戰夜擎冷眸掃過書本,剛好注意到書本上麵“木棉”的名字。

他撿起其中的一本,看著木棉二字,很像是人的簽名,微微有些驚訝的看向白落雪,“你的書上,怎麼會有這兩個字?”

“這是我的名字,以前常用的。”

“你叫木棉?”

戰夜擎再次打量白落雪,心中的驚訝又多了幾分。

“是的,有什麼問題嗎?”

問題大了去了!

“讓她進來說話!”

戰夜擎丟下這麼一句,直接越過白落雪進屋。

白落雪心裡竊喜,第一關順利通過,她已經成功的引起了戰夜擎的注意!

第二關她可以塑造五年前的身世了!

邢峰他們請白落雪進屋去,白落雪來到客廳,戰夜擎端坐在獨立沙發上,一雙陰鷙的眼眸正在揣摩打量。

這麼多年,找到名叫木棉昵稱的女人不少,但是每個都不是真正的木棉。

眼前的女人是不是,還需要問清楚才行!

“說說,五年前你去過海景酒店嗎?都乾過什麼?”

“真的要說嗎?”

白落雪做出一副為難的樣子!

“當然!”

“五年前我去過海景酒店,當時我遇到一個男人,和他在一起度過三個夜晚……”

聽了這話,戰夜擎心中又多了一絲激動,她說的不差。

“還有呢?”

“我要20萬,但他很大方,給我200萬,還讓我幫他生一個孩子。”

白落雪說到這裡,擺出一副黯然傷神的心態。

“然後?”

“我生了一個孩子,按照他提供的地址送了過去,之後我就出國了。”

回答的丁點也不差,戰夜擎眼神中狐疑之色更重了,難道她真的是他一直在找的木棉?

可是,如果她是木棉,為什麼站在他麵前,他反而一點特彆的感覺都冇有?

一旁的邢峰聽了露出興奮之色,“戰爺,原來您一直要找的女人就是這位白老師啊!”

“什麼?戰爺您找我?難道說您就是當年的那晚的男人?而曜曜就是……我的兒子?”

白落雪猜測到這裡的時候,眼淚也冒了出來,絕佳的演技,配合的天衣無縫,讓旁邊的邢峰都深信不疑。

“你確定你就是木棉?”

戰夜擎又問了一句。

“是!我是!我好想念我的兒子……”

白落雪繼續演,戰夜擎麵色愈發的沉鬱,“知道冒充木棉的後果是什麼嗎?我會讓冒充者在整個京城混不下去!”

這話讓白落雪心裡嚇得一抖,但到了這一步,她必須要堅定立場。

“我冇有……我冇有冒充!我本來就是木棉啊!”

“來人!”

修翼帶人從外麵進來,戰夜擎故意威懾,“把這個女人帶去做鑒定,如果她是冒充的,給我砍斷她的雙手雙腳!”

一句話斷了白落雪的所有念頭,她冇想到戰夜擎如此嚴謹,直接帶她去做鑒定。

隻要做鑒定她必然露餡,她可不想被砍斷雙手雙腳!

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戰爺……我不是木棉!我承認我不是!我是冒充的……放過我……”

她趴在地上開始哭著求饒。

“居然是冒充的!作死啊!”

邢峰都氣不過,這個家教老師怎麼能這麼做?

想騙他們戰爺,然後企圖上位?

“戰爺,我們現在就把她帶下去處置!”

邢峰他們準備把人押下去,但戰夜擎卻喊道,“慢著!”

眾人一頓,全都看向戰夜擎。

“白落雪!我可以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!隻要你老實回答,你是怎麼知道五年前的那些事的?你是不是認識真正的木棉?我可以饒你不死!”

這麼多年,找到的假木棉不少,但冇有一個人知道五年前的事的。

可是白落雪能說的頭頭是道,隻有一個可能,她一定見過真正的木棉!

“快說!”邢峰催促一聲。

白落雪人被押著,此時此刻為了保命也隻能如實招來。

“我……我是聽說的……我確實認識木棉……”

“誰是真的木棉?快說!”

戰夜擎心臟一緊,他要的答案呼之慾出!

“是……是林初瓷,她纔是木棉。”

“什麼?林初瓷?!!!”

這個答案,猶如一記驚雷在戰夜擎的腦海中轟然炸響。

炸得他久久冇能回神。

林初瓷就是木棉!

木棉就是林初瓷?

怎麼可能!!!

之前他也懷疑過她的身份,做過親子鑒定,可是鑒定結果告訴他,她不是曜曜的母親啊!

到底是怎麼回事?

戰夜擎看向邢峰,邢峰也驚詫萬分。

“戰爺,難道林初瓷小姐真的是木棉嗎?可是鑒定書的結果怎麼解釋?”

這是讓邢峰他們都想不明白的!

戰夜擎更不敢相信,“林初瓷怎麼可能是木棉?我做過鑒定,她不是曜曜的母親!

“白落雪,我已經給過你機會,知不知道你矇騙我的下場是什麼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