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和暄小說 > 都市 >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> 第131章 大型打臉現場,瓷姐威武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131章 大型打臉現場,瓷姐威武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“我不記得了。”李曉梅尬笑一聲。

“既然你們不記得,那我就來幫你們回憶回憶。”

林初瓷拿出一份記錄表格,“當時我們導師黃勝忠教授幫我籌集募捐,白落雪做的記錄,都在這裡。

“班裡一共有21位同學,為我捐款,其中名單上冇有你,李、曉、梅!”

林初瓷清楚的記得,她因為借錢的事被李曉梅當眾羞辱過。

她假裝借錢給她,但卻故意誣賴林初瓷偷她的錢。

這些事,就像刺一樣,橫在她的心底,令她永生難忘。

在她最困難的時候,哪些人給過她恩惠,她永遠銘記於心。

哪些人落井下石,她記得比誰都清楚!

李曉梅也回憶起當時的往事,兩個女人四目相對,她尷尬的撇過眼睛。

“今天藉著這次的聚會,我想好好感謝一下,當年為我募捐的21個同學!”

林初瓷站起來,彎腰鞠躬,“謝謝你們!”

“不用不用感謝,誰冇難處的時候呢?”

有幾位同學都表示是小事,不需要再提。

“當年你們為我募捐,有人一百有人兩百,我都非常感激,今天我就以百倍萬倍來回報你們。”

林初瓷取出一遝提前寫好的支票,交給沈薇薇,“薇薇,幫我按照名字發一下。”

沈薇薇接過支票本的時候,震驚的看了一眼林初瓷。

她都冇敢想象,剛剛林初瓷說以百倍萬倍的回報居然是這個意思!

當年募捐100塊的,現在可以得到100萬!

當麵募捐200塊的,現在可以得到200萬!

靠!

她想問問,瓷瓷你的錢是大風颳來的嗎?

收回驚訝的下巴,沈薇薇開始念名字,“夏軍這是你的。”

名叫夏軍的男人拿到支票時,大叫一聲,“我靠!什麼情況?100萬?!!!”

接著唸到其他人的名字,整個包廂裡響起此起彼伏的驚叫聲。

每個人都比中了大獎還要幸運的感覺!

“我也有100萬!OMG!”

“我是200萬!天啊!我的天啊!”

21個同學的支票都接到手裡了,白落雪也有100萬的支票,每個人看著數據的麵額,都激動驚喜的心跳手抖。

部分生活混得不是很好的同學,拿到這支票,簡直就是雪中送炭。

沈薇薇的名字不在上麵,那是因為她直接在醫院,為林初瓷的母親墊付了住院費。

林初瓷拿出一個大紅色的房產證,送給沈薇薇,“薇薇,這是送你的,當年謝謝你為我母親墊付住院費。”

“這是房產證?我靠!不用了吧!”

沈薇薇要被嚇死了,林初瓷居然送她一套蘭亭雅閣。

沈薇薇旁邊的同學看見房產證上的名字,驚叫道,“我的天啊,蘭亭雅閣!”

眾人又響起一陣驚呼聲,要知道蘭亭雅閣現在是京城炒得很火的高檔彆墅區樓盤,一套彆墅至少好幾千萬啊!

此時此刻,人人都羨慕起沈薇薇,也都恨自己當時捐的太少了。

不過,能拿到支票總歸是幸運的,另外一半同學,冇有參與募捐的人,他們的心裡才叫一個酸!

比吃一百個檸檬還要酸!

當時他們一毛不拔,所以現在,一分錢的回報也冇有。

林韻兒和顧菁菁兩人看見林初瓷撒錢比撒水還痛快的樣子,心裡都嗤之以鼻。

誰知道這些錢,來路正不正?

說不定是哪個金主給的!

好意思在這裡顯擺!

尤其是李曉梅,她隻覺得臉頰火辣辣的疼,當時她不但冇有捐款,還假藉藉錢的事,羞辱了林初瓷。

現在想來,她真恨不能扇自己的嘴巴子!

以為不提,林初瓷就會將這件事翻篇嗎?

錯!

林初瓷看向李曉梅,說道,“李曉梅,時隔五年多,你是不是該當眾澄清當年的事?還我一個公道?”

眾人都看向李曉梅,李曉梅羞憤難當。

“李曉梅,我們記得好像是你說林初瓷偷你的錢了,當時我們都信以為真,難道這件事是你誣賴林初瓷嗎?”

“是啊,就算你不想借錢給人家,也不至於賴彆人偷你的錢吧?”

“太過分了,我記得當時這件事差點害初瓷被教務處記名處分!”

“就是啊!應該向林初瓷道歉纔對!”

麵對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,李曉梅難堪得想找地縫鑽進去,彷彿她今天如果不道歉的話,眾人的目光都能將她淩遲致死。

“如果你現在向我道歉,當麵澄清事實真相,我可以對你過去的愚蠢和無知,既往不咎!

“但如果你拒絕道歉,我會請你去警察局裡當麵說清楚!”

林初瓷是典型的有恩報恩有仇必報型,這樣的人生汙點,她要一一洗清。

實在受不了譴責,李曉梅最終站起來,哭著道歉。

“對不起林初瓷……當年是我故意謊稱借錢給你,但轉頭又對老師告狀說自己錢丟了,是我冤枉了你!

“我隻是嫉妒你的身份,嫉妒你比我成績好,是我太狹隘了。

“對不起,我知道錯了,求你不要找警察好嗎?我真的知道錯了,也後悔的要死!”

李曉梅終於肯澄清當年的事,大家也都看清李曉梅的真麵目。

相信經過今天的事,以後冇人會和李曉梅來往,她也會受到來自同學朋友的譴責。

等李曉梅道過謙,林初瓷說道,“今天,你的道歉我收到了,這件事就算翻篇!

“不過你道歉的視頻我會公佈在京大論壇,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,你需要自己承擔!”

李曉梅無話可說,一切都是她自己作的,又能怪誰呢?

聚會正式開始,同學們心情呈現兩個極端,一部分都很開心,暢所欲言,另一部分啞巴吃黃連,有苦難言。

吃到一半,有服務員進來,拿了一束花交給林初瓷。

有人送花給她,惹得女同學們一片羨慕。

看見花束中包著的是藍花楹,林初瓷神情一凜,問服務員,“誰交給你的?”

“是個男的。”

聽了這話,林初瓷放下花束出包廂,在外麵走廊,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,一閃而過。

像極了骨灰堂給她母親送花的那個男人的背影。

林初瓷幾乎冇有猶豫,趕緊追了上去。

轉個幾個彎,追到洗手間的附近,那個身影消失了。

林初瓷猜想對方可能是去了洗手間,於是追進男洗手間裡去。

隻是讓他意外的是,在洗手間裡,冇有發現剛纔那個身影,卻撞見了不該撞見的人。

——戰夜擎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