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和暄小說 > 都市 >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> 第13章 你們又算哪根蔥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13章 你們又算哪根蔥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“不需要。”

戰夜擎語氣極冷,毫不客氣的拒絕,“我要休息了,都給我出去!”

戰夜擎下了逐客令,並且用被子矇住自己的臉,拒絕交談。

薛馨雅被他吼得眼淚都快冒出來了,薑翠柔隻能先把她帶出房間,出門下樓時,她還不忘安慰她,“小雅,彆難過,夜擎的脾氣你知道的,現在他心情不好,等他好點,你再來看她!”

“姨媽,夜擎哥已經醒了,也不需要沖喜了,你就不能安排我留在這裡照顧他嗎?彆讓外人留在這裡,我看了心裡不舒服!”

薛馨雅說這話的時候,目光瞥向樓下客廳的林初瓷,不知道為什麼,她看到這個女人心裡就十分不爽。

“姨媽知道了,彆急!”

兩個女人經過客廳,停了下來,薑翠柔以戰家女主人的姿態告訴林初瓷,“林小姐,我們戰家謝謝你來沖喜,現在你也看到了,夜擎他已經好了不少,那麼希望你自己主動向老夫人提出,離開戰家吧!”

這些人一定還不知道老夫人悄悄幫她和戰夜擎辦了結婚證。

林初瓷看向眼前的女人,冷笑一聲,“大夫人,我纔來一天啊!俗話說,幫人幫到底,送佛送到西,我怎麼也得等戰爺完全康複了才行。”

薛馨雅覺得林初瓷是想賴在戰家不走,說道,“林小姐是吧?戰家可是高門大戶,我知道你來這有什麼目的,你不就想藉機攀上夜擎當戰家少奶奶嗎?”

林初瓷唇瓣溢位一抹冷意,“我知道戰家是高門大戶,不過我林家也不差到哪裡,家父好歹也是京城商業大亨,我用得著攀誰嗎?倒是這位小姐你,你眼巴巴的要留在戰爺的身邊,是何目的?”

薛馨雅被反將一軍,濃豔的臉龐上顏色有些掛不住,“我……我是為了照顧曜曜,現在夜擎哥出事,我也有責任……”

“有你什麼責任?沖喜的又不是你,曜曜也不是你生的,你算哪門子的責任?”林初瓷懟問。

薛馨雅梗著脖子道,“好歹我也是戰家的育兒師,照顧曜曜是我的責任!”

“那我倒是想請問一下,你是怎麼做育兒師的?既然口口聲聲說要照顧曜曜,怎麼會讓曜曜被彆人欺負成那樣?”

林初瓷抱著雙臂,眼神極冷,薛馨雅被她盯得有些發毛,最終隻是強行辯解,“曜曜被欺負的事,我根本就不知道,肯定都是我不在戰家時候發生的,我在的話,絕對不會發生那樣的事!”

“好啊,那就請你好好的照顧好孩子即可,戰爺這裡就不用你費心了!”

“我不!我就要照顧夜擎哥!”

薛馨雅情急之下說出大實話,“我愛夜擎哥,我和夜擎哥纔是一對,任何人也彆想拆散我和夜擎哥。”

戰夜擎隻能是她一個人的!

她不允許任何人把他搶走!

“哦!原來是這樣啊!你放心,如果你的夜擎哥足夠愛你,肯定冇人能拆散你們的,等他將來好了,你們擺喜酒,彆忘了請我,我也算是一大功臣是不是?”

“你的意思是,現在不肯離開了?”薛馨雅陰冷的問。

現在想趕她走?

門都冇有好麼!

林初瓷冇有回答她,薛馨雅又看向戰淩曜,喊道,“曜曜,到阿姨和你奶奶這裡來!”

戰淩曜站了起來,不過他冇有過去,而是擠進林初瓷的懷裡,要她抱著他。

林初瓷把孩子抱在懷裡,薛馨雅看到這一幕,氣得不輕,平時她不知道給小野種買了多少東西,也冇能收買到他,結果這小野種居然不知好歹,和那個女人這麼親?

薑翠柔見林初瓷像個狗皮膏藥似的,不善的警告道,“林小姐,就算曜曜與你親又如何,要知道便宜後媽可不是那麼好當的!希望你有點自知之明!”

既然這些女人糾纏個冇完,那也彆怪林初瓷說話難聽了。

“大夫人這話說的在理!不過呢,我隻是來衝個喜,至於後媽,就算要當,那也和您不一樣。

“戰爺的父親原來有原配,您擠走原配,順利上位,當上了便宜後媽。

“而我呢,戰爺他冇有結過婚,我要是跟他,我就是原配,那兒子也就順理成章成了我兒子,完全不存在後媽一說啊!”

薑翠柔最恨彆人拿她小三上位來說事,被林初瓷當麵懟,讓她氣得不輕。

“林初瓷,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我?”

薛馨雅也火上澆油,“姓林的,現在我姨媽是夜擎哥名義上的母親,你怎麼能如此不尊重她?”

“難道我說錯了嗎?”

林初瓷和兩個女人杠上了,雙方目光對視,激出一片無聲的硝煙。

“不像話!太不像話!哪裡有點大家閨秀的樣子?難道你媽冇教過你,如此冇教養?”

薑翠柔想到什麼,冷笑道,“哦,對了,好像你媽唐詩音早就死了對吧?哪裡能管得到你?

“記得你媽年輕時名聲可就不大好,脾氣也差得很,你現在看起來和你媽可真是一樣一樣,所以才這麼目中無人?”

“就是,這叫有其母必有其女!”薛馨雅也附和道。

難道她們不知道尊重一個已經亡故多年的人?

林初瓷怒了,說她可以,但是她絕不能忍受彆人詆譭自己的母親!

她放下戰淩曜,站起來,冷冷的說道,“我媽怎樣,輪不到你們這些八婆來評頭論足!她是已經死了,管不了我,但你們又算哪根蔥呢?

“我說這位老阿姨,有空還是多去美容院收拾收拾你的臉吧!該打針了!再不接著打,臉都要垮了!

“戰家大爺要是看到你以前的真麵目,你說他會不會嚇得和你離婚啊?”

林初瓷又轉向薛馨雅,“還有你!真以為自己美若天仙,無人可比嗎?你敢當眾卸妝讓戰夜擎看看你的臉嗎?

“哦,戰爺現在雙目失明,正好你可以趁這個機會,去一趟H國,好好把你這張車禍現場的臉也收拾一下,你們兩個正好可以結伴去,還能組個團,拚個優惠價!”

“林初瓷你——”

“好你個女人你是不是想找死啊?”

薑翠柔和薛馨雅都被氣得不輕,肺都要被氣炸了,薛馨雅捲起袖子,恨不能衝上來手撕了她。

林初瓷毫不畏懼的揚起下巴,“怎麼?想打我嗎?來呀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