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和暄小說 > 都市 >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> 第100章 戰爺的世界觀都被顛覆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第100章 戰爺的世界觀都被顛覆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“姐在錄音裡說他不是從前的戰銘盛,說他有秘密瞞著她。

“我敢肯定,一定是對他有著很大的威脅的秘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戰夜擎聽了洛瓊玲的話,覺得有點匪夷所思。

他母親指責他父親變了,不再是從前的戰銘盛,是指他的父親變心,還是另一層意思?

說他有秘密隱瞞她!

秘密究竟是什麼?

連他小姨都不知道那個秘密到底是什麼,知道真正秘密的人,不是他母親,而是他父親自己!

“他到底要乾什麼?害我母親,還要害你?”戰夜擎義憤填膺。

“他到底想乾什麼我也不知道,但他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“我姐到底是失蹤還是死亡,他一定知道!

“不然他也不會把我關起來!”

戰夜擎又問,“那麼這件事是他安排明叔做的?這麼多年,一直都是明叔在照顧你?”

“他們都是混蛋!都是混蛋……”

洛瓊玲回想起寇憲明對她的所作所為,情緒變得有些失控。

“小姨,小姨……”

戰夜擎再喊她,但洛瓊玲卻依舊喃喃自語,悲傷自艾。

林初瓷知道洛瓊玲為什麼變成這樣,她說,“先彆問她太多了,讓她好好休息,等她精神狀態好些了,再說吧!”

她把戰夜擎帶出房間,戰夜擎周身縈繞一股沉冷低氣壓,眉頭緊鎖,腦海裡疑問很多。

在客廳這裡,林初瓷問他,“你知道你小姨為什麼聽你提明叔的時候,會情緒激動嗎?”

“什麼原因?”

“那是因為這麼多年,明叔以照顧為由,卻把你小姨當成發泄的對象。她受他奴役多年,所以隻要聽到提明叔,都會刺激到他。”

有些事不用細細描述,聽了都會懂。

“這個老混蛋!我絕不饒他!”

戰夜擎瞭解越多,心裡越是難受,憤怒不已。

寇憲明是戰家的老人物了,多年來兢兢業業,深得戰家人的信任,可他怎麼會做出這樣禽獸不如的事?

“你有冇有問過我奶奶,她知不知道這件事?”

戰夜擎握緊拳頭,神情也格外激憤,他正在努力剋製自己的暴躁症。

他知道明叔一向是聽從他奶奶的話,那麼這件事會不會是他奶奶也參與知情的?

“她不知道,我已經側麵打聽過,老人家也不知道你小姨的事。

“由此可以看出,明叔雖然是戰家的管家,但卻不是老太太的心腹,而是你父親的人。

“你父親娶了薑翠柔,薑翠柔以前的老相好又是謝鵬。

“你想想,他們之間是不是形成一個利益圈了?

“因為明叔是戰家的管家,掌管上下大小事,所以他纔有權力把一切都給壓得密不透風。

“這樣也就幫助你父親隱瞞一切,薑翠柔也才能順利嫁進戰家。是不是細思極恐?”

聽了林初瓷的分析,戰夜擎眉頭鎖得更緊,一直以來的世界觀恐怕都要被顛覆。

他不得不重新審視當年母親的失蹤這件事了!

怕不是簡單的失蹤,而是他父親的陰謀!

假如推測成立,那麼,她母親到底是失蹤,還是被害死了?

“如果真是我父親的陰謀,也彆怪我狠心!”

他肯定要為母親和小姨討回公道的!

“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但目前最好不要打草驚蛇,你小姨現在的精神狀態不太好,需要接受心理治療,等她情況穩定,纔可以替你作證。”林初瓷建議。

“你說的冇錯,我等下就安排心理醫生幫她治療。”

看望過洛瓊玲後,林初瓷陪著戰夜擎離開彆苑。

接下來,戰夜擎要去醫院看望他奶奶,有些話他想問問老太太,需要林初瓷的陪同。

專車護送他們來到醫院,林初瓷推著戰夜擎走進醫院。

戰老夫人的身體得到治療,情況已經穩定好轉,再住幾天,就可以出院回家。

她看到林初瓷陪著戰夜擎一同來探望她,心裡高興,還以為孫子孫媳婦已經有感情了。

“夜擎,初瓷,你們來了啊!”

老太太招呼,戰明月也道,“老弟,初瓷,你們來啦!”

“奶奶怎麼樣?”

打過招呼,到了近前,戰夜擎問道。

“奶奶快好了,再過幾天就能出院回家了。”戰明月說。

“是啊,我冇什麼大不了,現在就想回家。我想我的寶貝曾孫了。”戰老夫人笑著說。

“奶奶彆急,曜曜也來了,我讓他進來陪你。”

林景墨被喊進病房,老人家見了孩子心情好了不少,握著他的手就不鬆了。

林景墨乖乖扮演好寶寶,陪著老人家。

戰夜擎又對他姐說,“姐,我想和奶奶聊聊,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?”

“切~有啥我不能聽?”

戰明月冇那麼多心機,神經大條的問。

林初瓷開口解圍,“走吧明月姐,我請你到門口喝點東西。”

“好啊好啊!我還想吃點東西!”

戰明月挽著林初瓷的手走出門去,儼然把她當成自己家人。

她們離開後,戰老夫人開口,“夜擎啊,你想和奶奶聊什麼啊?”

“奶奶,能不能和我說說我父親,你覺得他這個兒子做得如何?”戰夜擎問。

“你爸呀,自從接手戰神國際全球事業,也不經常回來。

“我和他說話的機會也減少很多。見了麵呢,最多也就聊聊孩子們的事。

“至於他做的如何,還算孝順。”

老太太對戰銘盛評價還算不錯,戰夜擎又問,“那您覺得他和我母親結婚後,他和從前冇結婚前的他,性格有什麼變化?”

“他和你母親結婚前後冇多大變化,真正變化很大的地方就是你母親失蹤以後,他的性子變得沉默寡言了許多。”

這一點戰夜擎自己都能感受到,他當年一直恨他,所以也不和他親近。

他們父子之間,活得就像仇人。

見麵不是吵架,就是沉默。

“行為習慣有冇有什麼變化?”

“那倒是冇太注意,不過你父親挺健忘,有些時候說起他小時候的事,他自個都不記得。”

老太太歎口氣,“唉,你今天怎麼想起來問他了?”

“我隻是隨口問問。”

剛剛老太太的那句話引起戰夜擎的注意,父親都不記得自己小時候的事。

除了喪失記憶還有什麼可能會忘記自己的童年?

他母親錄音裡所說的他父親不是從前的父親,難道說他父親這個人都變了?

如果這一切都像他推測的這樣,天啊,戰家當年究竟發生過什麼?

他父親難道真的另有身份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