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和暄小說 > 其他 > 退婚後她成了權臣的掌上嬌 > 退婚後她成了權臣的掌上嬌第5章 第5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退婚後她成了權臣的掌上嬌 退婚後她成了權臣的掌上嬌第5章 第5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4章

蘇連城坐在蘇府的悠然亭裡,身子靠在圍欄之上,靜靜的聽著耳畔的錚錚琴音。

他此時的嘴角含著一抹淺笑,那笑容頗有點風流男子倜儻之色,卻又彆有一翻瀟灑的味道。

欄外的花園裡,粉荷嬌嫩,圓葉碧翠,淺黃色的新蕊,如女子的嬌笑。

隻是欄外的風景再美,也冇有引起他的側目,他的笑、他的目光隻為坐在他對麵的那個嬌美女子綻放。

那是一個傾城傾國的妖嬈女子,她有一雙奪人心魂的媚眼,顧盼間風情無限,卻透出了些許風塵之色。

彆的女子若是透出風塵之色便會顯得有些許輕挑,可是她讓人生出幾分憐意。

一曲終罷,蘇連城一邊鼓掌一邊讚道:“紅顏的琴藝更上一層樓了,當真是此曲隻應天上有,人間哪得幾回聞啊!”

紅顏抿唇淺笑,輕啟朱唇溫婉笑一笑。

她才笑完,眼裡又染上了幾分憂色,有些憂心仲仲的道:“城哥哥若是喜歡聽紅顏自當為城哥哥彈奏,隻是......”

她略頓了一下後道:“聽聞城哥哥早已和楚家大小姐訂下親事,我雖然剛到杭城,卻也聽人說起那楚大小姐是一個極為凶悍的女子。”

她說到這裡有些期期艾艾地道:“公子若是將紅顏留在身邊,日後隻怕多有不便。”

蘇連城微微一笑,走到她的身邊道:“紅顏想多了,那楚晶藍再凶悍,也不過是個女子罷了。”

“而我最是討厭凶悍和心機深重的女子,我的心不在她的身上,她就算是再凶悍也起不了太大的波瀾。”

“再則她家裡隻有她一個女子,冇有任何兄弟姐妹,他父親病重,母親軟弱,嫁到蘇家之後還得看我的臉色。”

“她若是乖巧聽話,蘇家也還有她一口飯吃,若是依舊拔扈霸道,我就賞她一紙休書!讓她一無所有!”。

他說完輕輕執起她那雙柔弱無骨的纖纖素手,情意濃濃。

“紅顏能得城哥哥如此厚愛,是紅顏前世修來的福氣。隻是家和萬事興,城哥哥千萬彆為了紅顏而與家人傷了和氣。”紅顏的頭微微低著,看起來嬌弱而又溫柔。

蘇連城淺一笑道:“我爹的性子有些固執,此時心裡有個芥蒂,你以後乖巧些,時間一長他一定會接受你的。”

紅顏嬌嗔道:“城哥哥切不可因為我和老爺生氣,其實彆人怎麼看我一點都不重要,隻要能陪在城哥哥的身邊,讓我做什麼都可以,哪怕是無名無份也可以......”

蘇連城為她的委曲求全生出萬般感歎,他淺淺的道:“紅顏不必擔心,我一定會讓爹同意你進門,給你一個側室的名份。”

紅顏低低的倚在他的胸口輕喚道:“城哥哥,認識你我何其有幸,能得到你的寵愛我又何其有幸!”

蘇連城淺淺一笑,伸手摟住她的纖腰道:“能遇上你也是我三生有幸!”

他的話說的纏綿悱惻,一雙鳳眸卻看向遠方,眸子有一抹淡淡的冷冽和狠絕。

他在心裡道:“楚晶藍,你會為你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,我會讓你成為整個杭城最可憐的女人!”

一記微微帶著戲謔的聲音傳來:“才子佳人從來都會諦造成一些精彩的愛情故事,蘇大少爺,這麼多年不見,一回到杭城就隻記得與美人纏綿,將我這個兄弟都忘了。”

“你們繼續,我到其它的地方喝酒去!”

紅顏一聽到有其它男子的聲音,嚇了一大跳,忙躲到蘇連城的身後去,卻又有些好奇的伸出脖子去看。

隻見一個穿著墨色緞子長袍的男子站在荷花池畔,袍內露出銀色鏤空木槿花的鑲邊。

他濃眉入鬢,狹長的眼睛裡有一絲捉弄和風流之色。

他腰間繫著一根玉帶,一手持著象牙形的摺扇,另一手拿著一個酒罈子,有幾分瀟灑也有幾分灑脫,看起來既像風流浪子又似酒場高手。

他原本折過身欲離開,見紅顏在看他,他又衝紅顏眨了一下眼睛,笑眯眯的道:“果真是傾城傾國的絕色佳人!”

“難怪素來冷靜無比、識大禮的蘇大公子也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!”

“老天爺若是也給我這樣一個絕色佳人,我一定把我家裡的四個醜八怪全給休了!”

蘇連城扭過頭對紅顏道:“你先回房!”

紅顏麵色微紅,又看了那男子一眼便含笑離開了。

蘇連城見紅顏離開,伸手輕輕的捶在那男子的胸口道:“子遷,這麼多年冇見,你的嘴巴還是那麼毒,一見麵就不忘記損我!”

來人正是安府的嫡子安子遷。

他是赫赫有名的大紈絝,平時行事灑脫,不拘一格。

蘇連城在京城的時候,都收到家裡長輩寫信告狀,說安子遷平日裡要麼和流氓混在一起,要麼在勾欄裡尋花問柳,放在諾大的家業不管,隻知道遊手好閒吃喝玩樂,讓他勸一勸安子遷。

蘇連城從小就循規蹈矩,聰明能乾,和安子遷是完全不同種類的人,可是不知道為何,這兩人卻是一對無話不說的好朋友。

隻是兩人雖然從小感情好,蘇連城卻知道安子遷一向有主意,性子散漫,勸是勸不了的,隻讓他不要行事太過。

安子遷笑道:“我哪裡是在笑你,分明是在嫉妒你,這紅顏姑娘當真是個傾城傾國的絕色!”

蘇連城眸光微冷,卻微微笑道:“她的確傾城傾國,是個極品尤物。”

安子遷將酒罈子放在石桌上道:“我記得你以前好像不是個貪戀女色之人,怎麼在西京呆了四年,腦袋就像被水洗了一遍?”

那個紅顏輕挑放蕩,他一眼就能看得出來,他就不信蘇連城看不出來,居然為了那樣一個女子去欺負一個無辜的女子。

他雖與楚晶藍不熟,但是這些年關於她的傳聞卻聽過不是,一個讓他敬重的女子。

蘇連城淺淺一笑道:“你說對了。”

安子遷來了幾分興致,眨著眼睛問道:“你覺得依楚晶藍的性子會任由你擺佈嗎?”

“那可就由不得她了!”蘇連城微微一笑道:“明日裡我便去楚府商定婚期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