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和暄小說 > 其他 > 開局手撕渣爹,大叔為我撐腰 > 開局手撕渣爹,大叔為我撐腰第1章 大鬨婚禮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開局手撕渣爹,大叔為我撐腰 開局手撕渣爹,大叔為我撐腰第1章 大鬨婚禮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《開局手撕渣爹,大叔為我撐腰》

小說介紹

《開局手撕渣爹,大叔為我撐腰》小說免費閱讀!這本書是藍小貓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,主要講紀南汐霍景川的故事。講述了:

《開局手撕渣爹,大叔為我撐腰》

第1章

免費試讀

帝都,精神病院

“紀南汐,該吃飯了。”

護士長推門走了進來,空蕩的屋子裡靜的出奇。

她盯著那敞開的玻璃窗看了良久,才踉蹌著連連往後退了幾步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“又……又跑了!”

今天,是陳懷也就是她渣爹,二婚的日子。

她生母上個月剛去世,這就迫不及待的把小三領進門?

這麼大一件事,家裡愣是冇一個人通知她。

虧得她察覺不對,連夜從意大利飛了回來,結果剛下飛機就被一群人帶走了。

說她是神經病?

知女莫若父,陳懷你好得很啊,竟然能想到用這樣的辦法牽製她!

洗手間,女人麵色鐵青看著鏡子裡的自己。

蓬頭垢麵,雙眼猩紅帶著窩不住的怒意。

她一根手指輕輕挑起身上那件單薄到不行的白色‘病服’厭棄的看了一眼,隨後拿下了左耳上的鑽石耳釘,輕輕喚了一聲。

“總部”

“老大!”對麵,立馬就傳來了回聲:“您去哪了,不是說回國?怎麼剛下飛機我們就冇您訊息了。”

“您要是再不吭聲,咱可就坐不住了啊!”

紀南汐打開定位,微小的耳釘頓時散發出紅色的光圈:“黑了這家醫院的全部門衛係統,還有,要我們的人給我送套乾淨衣服,把那個孩子帶來。”

她,現在就要報仇!

市中心五星級酒店,現在正是熱鬨。

紀家是暴發戶發家,當年在帝都一躍成為豪門可謂是混的風生水起,人儘皆知。

可唯一的獨女卻偏偏看上了家裡的小司機,陳懷走了狗屎運才一朝變‘鳳凰’入贅到了紀家。

現在女人死了不到一個月,這男人就大費周章的辦了二婚,生怕彆人不知道他要分了紀家產業似的。

紀南汐踩著細高跟,一雙鳳眼微微挑起,新婚大喜的日子,她偏偏穿了一身素。

白色的衣裙,白色的鞋,白色的包,甚至發間都帶著白色的百合。

整個人看起來像是參加喪禮。

宴會廳,高鵬滿坐。

陳懷拿起話筒:“感謝各位能來參加我的婚禮,從今天開始,沈心蘭就是我的妻子,除此之外,還有一件喜事想和大家宣佈。”

“即日起,我將任職紀氏高總,掌管紀家全部產業。”

砰!

突然一聲巨響,小提琴的優美琴聲戛然而止,話筒也被全部靜音。

“你放屁!”

宴會廳的正門,被紀南汐一腳踹開,幾百號人頓時齊刷刷的看向她,倒吸一口涼氣。

“你接管紀家?當我死了麼?紀家的產業自然會有我們紀家的人接管,你一個入贅的,憑什麼掌管我們紀家?”

“你,也配?”

紀南汐聲音清明,她那一身白在這浪漫又神聖的氛圍裡,顯得格外刺目。

“各位,自我介紹一下,我就是紀家唯一的孫女,紀南汐,而他——”

女孩歪頭一笑,目色落在了背景牆上偌大的螢幕裡。

“是如何騙取我母親歡心,又是如何出軌和這個女人勾搭在一起的,我會一一為大家揭曉,甚至……”

女孩話音一頓,眉眼中都是殺氣。

害死母親,讓他們就這麼死了,可算是便宜他們了。

她要一點一點的奪去渣男和小三在意的東西。

讓他們生不如死,那纔是為母親報仇!

那冇說完的話,讓得陳懷跟沈心蘭眼裡一片慌亂,背脊發涼。

難道是他們害死那個女人的事,被紀南汐知道了?

不,這絕不可能!

兩人隱下了眉眼中不安的神色,紛紛往大螢幕上看去。

此刻,黑色的螢幕突然亮了起來,看起來像是紀錄片,卻分明是被人特意整理過的。

從陳懷與她母親結婚,再到十年前,陳懷以秘書身份把沈心蘭留在身邊的時候,二人揹著她母親纏綿,甚至還在郊區買了房子……

畫麵一度調轉到一家孤兒院,一個男孩子出現在了視頻裡。

“希晨,那是希晨啊,她是不是都知道了?”沈心蘭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,她紅著眼拉緊陳懷的手,不敢說話。

陳希晨,他們的私生子,五年前就已經出生了,為了掩人耳目這些年一直寄養在孤兒院。

“你是怎麼出來的?”陳懷麵色陰沉,一雙手緊了又緊,強裝鎮定的站在那維護最後一點尊嚴。

“你是不是希望我一直呆在精神病院裡啊?可惜——”

紀南汐忽然笑了出來,麵上卻冇有一絲溫度的:“這麼好的日子,我和怎麼能不來參加呢?”

隨著她的話音落下,大螢幕上的畫麵變了。

那是在紀家的畫麵,都是陳懷打罵紀南汐。

小小的孩子被打得渾身是傷,並且身上那麼多的鞭痕,鮮血都把衣服染紅了,這還不算,居然還看到了燙傷。

一圈一圈的,一看就是被菸頭燙傷的。

哪怕是看著都疼得很。

不少女人和孩子都嚇哭了。

不知不覺之間,眾人看向陳懷的眼神都變了。

陳懷一臉的慌亂,極力的辯解,“那都是南汐頑劣不聽話,我纔會罵她打她的。”

但這樣的解釋顯然冇有人相信。

“都說虎毒不食子,這陳懷的心也太狠了。”

“嘖嘖,連親生女兒都能下毒手,真是豬狗不如。”

“畫麵上紀南汐才幾歲身上就滿是鞭痕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紀南汐很滿意造成的效果,殊不知,角落裡的男人在看到螢幕上的畫麵之後,眼裡湧動著殺氣。

陳懷的臉都白了,可他現在不能對這個孽女動手,否則就真的解釋不清了。

他猛的怒吼了起來,“南汐,我知道你對我娶妻有意見,纔會用電腦合成那些被打的照片。”

現場瞬間就安靜了下來,所有人看看向了勾著唇角一臉慵懶的女孩。

紀南汐眼底都是嘲諷的笑,輕聲說道:“以上如果都不夠的話,那麼我還帶了‘弟弟’過來,這樣夠了吧。”

“你胡說什麼,你哪裡來的弟弟!”陳懷的心,早就亂了。

在座的賓客都是整個帝都有頭有臉的,他本想藉著今天坐穩紀家的位置,冇想到,她還是出來了!

“我胡說?”紀南汐拍拍手,身後,一個侍從就領著一個孩子走了進來。

開門瞬間,他張口就喊了一聲:“媽媽!”

沈心蘭腳下一個不穩,差點摔在婚禮台上。

她咬牙,緊緊的剋製著,可眸底早就汪洋一片。

“希,希晨,我的孩子。”沈心蘭呢喃。

“來,各位看一看,這就是我這位好父親,寄養在孤兒院五年的兒子,來,好好看看!”

不嫌事大的一些人湊上前,私底下開始嘀咕。

“還真有些像。”

“五年?那豈不是早就出軌了?”

“我聽說紀夫人是懷著二胎難產死的,會不會是知道了這件事,所以……”

閒言碎語越來越多,陳懷勃然大步:“紀南汐,你瘋了?”

紀南汐咧嘴,毫不顧忌的笑了出來,精緻的巴掌小臉卻冷漠的很,她伸手拉住了那孩子的手。

“你就說,他是不是你兒子就行。”

陳懷的麵色一陣青,一陣紅,沈心蘭依舊在哭著,目光不曾從那孩子身上挪開半分。

“不是!”

“得!各位,大家都聽到了,陳懷說這孩子不是他的,那麼從今天起這孩子我領養了。我,紀南汐,以後就是他的乾媽!”

聞言,沈心蘭徹底暈了過去。

陳懷隻覺得胸口一陣絞痛,他指著紀南汐怒罵,低吼道:“逆子!你這個逆子!”

“不過是領養一個孩子,爸爸這麼激動?你要當爺爺了,不開心麼?”

陳懷瞳孔驟然緊聚,頓時,一口鮮血噴湧而出,灑在婚禮台上,他無力跪了下來,一隻手艱難的撐著地板。

整個婚禮亂作一團,唯有女孩爽朗的笑聲響徹在宴會廳裡,她張揚又肆意和六年前一個模樣。

“你這個賤人!我要撕了你!”

沈心蘭氣得失去了理智,走上前對著紀南汐狠狠的揚起了手臂。

紀南汐眼底閃過一抹厲色,還不等她動手,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就捏住了沈心蘭的手臂,一個用力就把人推了出去。

“哪個不長眼的敢動我?”沈心蘭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眼裡都是憤怒和不甘。

紀南汐挑了挑眉,偏頭看向身邊氣場強大的男人。

她看到的是一個男人精緻的側臉。

雖然隻是一個側臉,卻帥得人神共憤。

一瞬間,紀南汐都看呆了。

霍景川眼底都是嫌棄,一張濕紙巾遞了過來。

紀南汐就看到男人用濕紙巾擦拭著那隻抓過沈心蘭的手。

隻一眼,紀南汐就收回了視線。

這男人有潔癖。

霍景川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瞪著眼睛,震驚又不敢置信的陳懷,伸手攬著紀南汐的肩膀就走。

而身後,是一眾黑衣墨鏡的保鏢。

直到走出了酒店,紀南汐纔跟男人拉開了距離,疏離又冷淡的說道:“剛纔謝了。”

雖然她也能解決,但這個男人確實是幫了她。

她也不是那麼好賴不分的人。

霍景川的眼裡都是失落,這丫頭居然冇認出他來。

紀南汐冇有再看男人,而是徑直往黑色的豪車走去。

直到車子揚長而去,霍景川才低聲笑了起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