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和暄小說 > 都市 > 江寧林青竹 > 第2277章 歸溟深淵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江寧林青竹 第2277章 歸溟深淵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將這些人挨個賞賜了一遍。

江寧冇有再多說,領著嶽陽樓就踏入了傳送陣裡邊。

這座傳送陣方圓將近百丈。

每一寸地麵都刻滿了繁奧陣紋。

若是換成當世的(天道陣術)。

此陣隻需要鑲嵌進去一塊極品靈石,便可運作。

但是作為古陣道的大陣。

此陣想要運行,卻還得引來天地之氣。

以天地間的自然萬靈之力,提供陣法源泉!

這種事情,在季天掌控的偽天道之下,其實是無法做到的。

所以想要運行這座大陣,江寧隻能以自己作為陣源陣心。

以自己的一身靈力和仙意,驅動這座大陣!

畢竟,他自身也是自然萬靈的一種!

取出一枚這些時日煉製出來的極品靈石。

江寧以這塊靈石補充靈力。

而後抬手間,朝著大陣打出幾道啟動陣紋。

下一刻,整個大陣轟隆隆運轉。

無數陣紋猶如活了過來,迅速綻放出道道陣法金光。

傳送光芒頃刻間就包裹住了他和嶽陽樓。

而在陣外,袁歸土等人都緊張的望著他。

袁歸土身邊的董青青更是忍不住上前一步。

淌著眼淚朝著他叫出來一聲:“師父!”

江寧回頭看董青青一眼,朝她一笑。

須臾間,他與嶽陽樓的身影便在陣光包裹之下。

隨著整座大陣轟隆一聲震天價響。

驟然消失在大陣當中。

恐怖的陣光沖天而起,光柱璀璨,猶如一把破天之劍。

朝著歸溟海流另一端的神土疆域,傳送而去!

很快,大陣歸於平寂。

望著大陣的袁歸土等人冇有離去。

而是繼續等在這裡,為這座大陣護法。

傳送尚未結束,萬一大陣遭到破壞,或是出現意外。

位於傳送通道中的人必定會遭受損傷!

輕則被傳送亂流帶走,重則直接死在傳送虛空當中!

而在另一邊,伴隨著傳送通道的開辟。

小半個亂流海的氣機都被傳送陣光所打亂。

江寧攜著嶽陽樓,眼看刹那間穿越數萬裡,即將到達前方的歸溟海流之地。

江寧迅速從納戒中取出無數法寶。

直接拉著嶽陽樓坐進獸魂戰車之中。

將很久未曾使用的半神器,黑魂幡取出,插在戰車之上。

另又拿出生死輪迴卷軸,充當車簾。

順便顯化出本字訣分身,讓分身駕車,駕馭三條蛟龍朝著歸溟海流衝去。

除此之外,江寧更是一身神法具現。

胸口五色至尊圖騰光芒運轉,頭頂仙嬰帶著剩餘六嬰盤旋。

明王之體完全激發。

更是在身前凝聚出四道荒古聖魂,乃至連血仙麵具都抓在了手中!

冇辦法,那道歸溟海流,他曾以分身去試探過。

其中之恐怖,就連相當於問道戰力的分身,都難以穿行百米距離!

萬一出現了意外,他多少能以這一身神法阻擋一二!

旁邊嶽陽樓同樣不敢鬆懈。

固然被他這全力儘出的陣仗嚇到,也還是迅速祭出自己的各種法寶術法。

下一刻,隨著一股難言的天地重壓席捲。

獸魂戰車已然拉著二人,沿著傳送通道,一刹那衝入歸溟海流。

到了這裡,江寧隻需要一低頭,立刻就能看見,下方彷如無底洞一般的歸溟深淵!

而在歸溟海流的重壓之下,原本瞬息破萬裡的傳送速度。

也頃刻間慢了下來。

哪怕有獸魂戰車的加持,他們的速度也瞬間慢的像是蝸牛一樣!

不過還好,這座傳送通道顯然抵禦住了歸溟重壓。

縱然慢如蝸牛,他們也還是在片刻之間,衝入歸溟海流一公裡左右距離。

隻不過到了這裡,速度也已經完全慢了下來。

足足行進了一炷香的時間,可前進的路程卻連半裡地都不到。

而且這速度還越來越慢。

似乎即將就要徹底停滯,無法再往前走了。

而即便在獸魂戰車之中。

江寧也能感受到歸溟海流的恐怖重壓。

袁歸土說的冇錯,就算是問道境的存在,也根本扛不住這等歸溟壓力。

他身邊的嶽陽樓都已經七竅出血,渾身顫抖著快要堅持不住!

江寧立即驅使頭頂的七個元嬰。

讓其中的至尊木元嬰飛旋到嶽陽樓頭頂上。

這才讓嶽陽樓稍微好受了點,不至於死在這裡!

“多謝,多謝主上!”

嶽陽樓痛苦的朝著江寧道謝,看向車外海流的眼睛裡已經滿是恐懼。

他知道這玩意恐怖,卻冇想到這麼恐怖!

怪不得亂流海世世代代,都冇人敢挑戰這座歸溟海流!

“下方的深淵,莫非真的通往陰府幽冥?”

嶽陽樓心有餘悸的感歎一聲。

江寧冇心思多言,獸魂戰車已經完全停了下來。

傳送通道就好像凝固了一般。

堂堂七階傳送陣的傳送通道,竟然打不通這座歸溟海流?

剛剛想到這裡,忽聽“喀嚓”一聲!

江寧麵色頓變,立刻望向車外的傳送通道。

這聲音並非是獸魂戰車,而是傳送通道的前方。

那徹底凝固的傳送通道,赫然從正前方出現了一條裂縫!

那裂縫正在不斷擴大,哢嚓哢嚓的崩裂開來!

隻需片刻時間,這座傳送通道就會徹底崩碎。

而通道之外的海流重壓,也會徹底落在獸魂戰車之上!

“不好!”江寧心尖都顫了一下。

尼瑪的,這歸溟海流到底是什麼東西?

還能比界域屏障都要堅固??

來不及想更多,江寧幾乎瞬間驅使獸魂戰車。

駕車的本字訣分身更是張口怒吼。

一身銀甲瞬間化作血色,一頭黑髮也變成了猩紅。

全力儘出的驅使三條蛟龍,趁著通道還冇有崩碎。

朝著通道另一端的出口狂衝而去!

然而,就算用儘了力量,這車也跟蝸牛爬一樣。

江寧甚至不得不以歲月大道,延緩傳送通道的碎裂。

同時更是咬牙之下,抬手扣上血仙麵具。

“血月!葬天!”

轟隆!

一股無法令人聽聞的道蘊,驟然從血仙麵具之上迸發開來。

江寧隻覺自己與血仙麵具融為了一體。

這一刻,他就是血仙,血仙就是他。

他並非在施展血仙的傳承,而是在以血仙的身份,施展血仙的大道!

葬天之術,本身就是以血月吞天。

故而道法激發的一瞬間,一輪無法形容其龐大的恐怖血月。

驟然從獸魂戰車的後方浮現出來。

如同吞噬掉了一整片天地,鋪天蓋地的碾壓下來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