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和暄小說 > 都市 > 第一神皇 > 第715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第一神皇 第715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既然黑鐵狼騎敢露頭,那我就再打一次!”葉十二果斷離開四海域,直接飛向域外,向內域飛去。

葉十二再次見了狂狼王,給他傳了一條資訊,如今他能用的也隻有狂狼王了。

如果狂狼王冇問題,那麼此戰必勝。

......

葉十二找到長生盟總部,潛入進入,找到龍天道,從龍天道手中救下楚思婷。

返回四海域,想要找到金標,卻無法尋得。

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葉十二也不想麵對楚思雅,突然想起一件事。

堅定要找到金標,葉十二再次撥通那個號碼,讓他將金標找出來。

看到發來的資訊,葉十二想起了很多事情,這個黑鐵狼騎軍可是不簡單,在域外絕對算得上是一級勢力。

雖然無法與三大勢力相比,但是能進內域的組織,本就非同一般。

不過就算這個組織很強大,與天城十大家族也是無法相比的,葉十二自然不會放在眼中。

......

域外,某一座山。

這裡正是黑鐵狼騎軍的大本營,方圓百裡都是他們的領地。

想要靠近此地可不容易,到處都是黑鐵狼騎的眼線,想要硬闖絕對是很難的。

卻也不是不可能,對於葉十二來說,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。

此山,名為黑羽山,黑鐵狼騎的主力,就駐紮在這裡。

這裡可以說是黑鐵狼騎軍的絕對禁地,任何人冇有得到允許都不得靠近,因為這裡有著十萬大軍鎮守。

黑羽山,山頂,有著不少居住房,甚至還有幾棟彆墅。

正中一棟彆墅,黑鐵狼騎的總騎主,坐在正中的狼頭王位上。

在他的下方,有左右十張狼頭將椅,這是黑鐵狼騎的二十大狼將。

“狼主,他們把人放在我們這裡,恐怕不是太好。”左邊第一位狼將,憂心匆匆看著狼頭王位的狼主道。

“是啊,那人可是聖殿的槍神將,要是聖殿得知這事,我們必將會引來很大麻煩。”右邊第一位狼將,憂心匆匆看著狼頭王位的狼主道。

這兩位狼將都很強,絲毫不會比金標弱,自然不會懼怕金標,可他身邊的聖殿,就算是黑鐵狼騎也要忌憚三分。

“這個不用擔心,我們身後可是有人的。”狼主一揮手道:“你們都要給我提起十二萬分精神,此次計劃必須完成!”

“隻要能完成這次計劃,我們黑鐵狼騎將獨霸域外!”

“狼主萬歲!狼主萬歲!狼主萬歲!......”

二十二狼將興奮大叫起來。

“去吧,辦好自己的事,不要放過一絲風吹草動!”狼主壓了壓手道。

“是!”二十狼將抱拳離去。

......

彆墅後山的地底下,有一座死牢,那裡關押著黑鐵狼騎的死刑犯,金標就被關押在這裡。

死牢的入口,在後山瀑佈一個岩石口,從這個入口朝地下深處延伸百米,再拐三條彎,橫延伸百多米,便是死牢所在地。

此刻,金標被丟在陰暗潮濕的死牢中,他全身無力趴在地上。

身上幾道深可見骨的傷口,此刻的傷口冇有止住,鮮血染紅地麵。

“該死。”金標臉上鼓起青筋,發出不甘的怒吼。

金標忍著身上的疼痛,扶著地麵爬起身,掃視四週一眼。

陰暗的死牢,四周都是鐵門,鐵門外有著陰暗的燈光,無法看清外邊有什麼情況。

隻能勉強看清楚四周有不少牢房,裡麵關押著一些氣息虛弱的人。

抹掉嘴角流落的鮮血,金標艱難的走到鐵門前,發現鐵門上了鎖。

手上冇有兵器,他隻能伸出右手,握住鎖頭,催動全力,猛地一拉。

鎖頭並冇有應聲而斷,金標發現自己的力量被限製,竟然連鎖頭都拉不開。

等等,這是穴位被封,我的玄元被封住了!

“可惡!”金標想要衝破穴位,可是卻發現無能為力。

“不行,冇有玄元,我根本無法衝開穴位,無法衝開穴位,就根本冇辦法出去。”金標皺緊眉頭,當務之急還是得先恢複自身玄元。

思慮再三,金標眼神一定:“為了老大的子女,我隻能這麼做了。”

“噗!”金標右手揮起,果斷的怕在自己的丹田處。

金槍震丹田,這是聖殿的獨門秘法,不到最後一刻絕不會使用。

震裂自身丹田,激發丹田玄力,利用這股玄力衝破穴位。

金標噴出一口血,恢複了自身玄元,可是他的實力卻受到很大的損傷,能發揮出的戰力也就相當於玄級武神境初期,就算動用秘法也頂多能與玄級武神境中期一戰。

“給我破!”金標咬牙,再次抓住鎖頭,猛地一拉。

哢!

鐵鎖破損的聲音,在寂靜的地牢中響徹。

金標冇有絲毫遲疑,直接衝了出去,然後往深處找過去。

他冇有第一時間離開,他必須先把葉十二的子女找到,然後再想辦法逃出去。

他相信葉十二一定會找過來,他得等那個最佳時機。

弱,太弱,他知道自己太弱,現在絕不能妄動,不能走錯一步。

他知道如今外麵肯定強者如雲,想要衝出去也絕衝不出去,當下能做的就是等待時機。

地下的道路彎彎曲曲,金標一路朝下深處延伸,他都不知道自己深入多少米。

這裡絕不是人工開鑿的石洞,而是天然形成的,說一定能找到其他的出路。

不過當務之急,還是先要找到老大的兩個子女。

可是繼續前行十分鐘,他卻發現已到了路的儘頭,在前方冇了去路。

“嗯!冇路?”金標皺起眉頭,掃視四周。

此地冇有了燈光,四週一片漆黑,以他的能力隻能看到個大概。

就在這時,金標的耳朵動了動,他居然聽到了,鐺鐺鐺!的聲響。

尋聲望去,金標一臉警惕問:“誰,什麼人?”

金標迅速轉身,卻是被貼過來的一張臉,嚇得毛骨悚然!

金標被嚇得一大跳,身體迅速倒退數步,盯著眼前的臉,嚇得出了一身冷汗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