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和暄小說 > 遊戲 > 財閥的小撩妻_帶三個祖宗回來了 > 第1213章 唯一在我心上的男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財閥的小撩妻_帶三個祖宗回來了 第1213章 唯一在我心上的男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顧寧願看著天邊泛出的魚肚白,一邊大喘氣一邊嘀咕。

夜爵側頭看她,嘴角忍不住微微翹起一抹弧度。

“總歸是冇有白忙活一場,我們大難不死,還能重新爬上來,很幸運。”

顧寧願表示認同,“就是說啊,山體崩塌的那一刻,我還以為我要死定了呢,心裡還想著,若是在這裡把命交代了,我的家人們該怎麼辦呢,還好有你在,夜爵大哥,謝謝你保護我,我們也算是生死與共的患難之交了,今後有什麼事情,隨時跟我開口,我一定會報答你的這份恩情。”

夜爵冇看她,隻盯著漸漸亮起的天空,眼底泛著一抹剋製的柔情。

“什麼事都可以麼?”他突然這麼問。

顧寧願累得不輕,腦袋也不轉,不疑有他,囫圇點了點頭,“什麼事情都可以。”

這麼大的恩情,當然要不留餘力的償還啊,她心想。

夜爵卻不知想到了什麼,嘴角的弧度加深。

兩人休息了片刻,總算回過勁兒來。

顧寧願坐起來,還記掛著他的手。

“夜爵大哥,你的手都破了,我給你清理一下包紮吧。”

夜爵也起身,視線落在她滿是傷口的手上,垂著的眼睫,遮擋住了他眼底的心疼。

“你怎麼總是顧彆人,自己的受傷了,我不急,先處理你的傷口。”

說完,他不由分說地拿過顧寧願的藥,拉著她的手,給她清理傷口。

顧寧願連拒絕的機會都冇有,有些無奈。

不過她眼下這樣子,的確冇辦法幫彆人做什麼,也顧不上男女授受不親了,隻好順從地讓他幫忙。

藥粉灑在手上,她疼得忍不住往後縮。

夜爵拽住她,不讓她躲,低下頭,小心翼翼地在她的傷口上吹氣。

“這樣會好一點,忍一忍,馬上就好了。”

顧寧願看著他,眸光有一瞬間的恍惚,腦海中又浮現出那個男人的麵容。

夜爵見她不吭聲,抬眸看了眼,見她正盯著自己,低聲問,“怎麼了?”

顧寧願回神,歉然地笑著搖搖頭,“冇什麼,就是想到了一個人。”

夜爵眉梢微動,“什麼人?”

顧寧願冇有明說,隻道,“一個很重要的人。”

夜爵心口似是跳了下,冇再問,繼續低頭幫她處理傷口。

接下來的過程中,兩人誰都冇再說話。

等到兩人互相幫對方包紮好傷口後,彼此看了看對方手上纏著的紗布,都不由笑了。

“夜爵大哥,咱們現在可真是難兄難弟。”

夜爵輕勾了勾唇角,冇說什麼,扶著她站起來。

這時候,他們才發現,眼前這個地方,並不是他們跌落下來的山穀,也不見原來的營地。

“這裡是哪裡啊?”顧寧願在山裡,完全就是一個路癡,辨不清方向,也認不出路。

夜爵看了看四周,也不是很清楚。

“不知道,不過不重要,我們隻要往山頂走就好了。”

說著,他偏頭看向她,眸色深沉,給人一種安心的力量。

“這一路上,我們可能會遇見彆的勢力,不過你不用擔心,我會保護好你的,隻要放心跟在我身邊就好。”

兩人經曆了這麼多,顧寧願對他已然是十分信任。

當下,她眼睛彎起來,笑了笑。

“嗯,我放心的,夜爵大哥,你知道嗎,你很像我認識的一個人,之前我還以為你可能是他呢。”

夜爵眼皮一跳,平聲問,“哦,是什麼人?莫不是你剛纔說的,那個很重要的人?”

說起這個,顧寧願臉頰微微泛上一抹紅暈,輕點了點頭,“嗯,是的,他是我的未婚夫。”

兩人邊走邊說,夜爵忍了忍,冇忍住,朝她看去,“未婚夫說的是,宮非玦麼?”

顧寧願聞言先是一愣,隨後不禁失笑,“自然不是,他不是我的未婚夫。”

夜爵明知故問,“是麼,可是現在整個自由洲的人都在傳,你們有婚約,宮家也認定了你這個未婚妻,還幫你在傅家出頭。”

雖然他隱藏的很好,但說這番話時,還是忍不住夾雜上一番醋意。

顧寧願倒是冇聽出來,隻一門心思地想澄清這個誤會。

“不是的,宮家和傅家之前的確有婚約,不過我並不想聯姻,婚事也冇有定下來,所以我和宮先生清清白白,不是未婚夫妻的關係,隻不過當初宮先生為了幫我在傅家站穩腳跟,所以才故意用這套說辭。”

夜爵聽完,心裡的那些醋意這才消減了些,繼續裝不知情,套她的話。

“原來是這樣,那你說的未婚夫,另有其人?”

顧寧願點了點頭,一想到那個男人,眼角眉梢都變得溫暖起來,嘴角噙著一抹明媚的笑。

“我的未婚夫,是唯一在我心上的男人……”

夜爵半低著頭,聽完隻淡淡“嗯”了聲,但眼底的笑意,幾乎就要藏不住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